当陈非的运输型飞舰飞出大气层外后,如果那23艘生物太空母舰没有及时停止持续引聚恒星光柱聚焦式照射,而是切换战术,释放依附于体内外的寄生生物,这一战就没办法像现在这样干脆利落的用战略级元素湮灭弹一锤定音,顺带着吓跑其他的生物太空母舰,最后轻轻松松的各种“鞭尸”。

登陆艇采集到足够数量的血肉样本后很快返回,十几枚导弹绕了一小圈,怼上三艘生物太空母舰的残骸,尾焰火力全开,将残体推向翡翠星的大气层。

受到星球引力的影响,残骸的坠落速度会越来越快,在电离层被点燃,与大气高速摩擦,更加猛烈的燃烧,化作一缕黑烟消散在天空中,大概率是没机会落在地面上。

轨道上还飘散着许许多多的血肉组织以及或垂死或已死的寄生生物,运输飞舰爬升到最高的轨道,用磁轨炮将未死的寄生生物一一点爆,斩草要除根,不留后患。

其余的自然会受到星球引力影响,在轨道上绕个百十圈后,一点点坠入大气层,同样烧个干干净净,灰飞烟灭。

就像蓝星人从来都不在乎近地轨道上的太空垃圾一样,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垃圾都会渐渐自个儿消失不见。

“啾?”

身体轮廓明显大了一圈的小啾落在陈非肩头,不断转着身,将三根长长的尾羽甩到他的脸上,好像是在炫耀,求抱抱,求举高高。

三千余只净光雀集体歇了工,落满了整个舰舱,甚至还有的飞进了舰桥去看热闹,充分诠释了什么叫“作鸟兽散”,调皮喧闹是净光雀的本性,没有一个是安分的。

只有在一种时候,它们才会安静下来……变成烤鸟串的时候。

虽然烤鸟串对于净光雀一族而言,未免过于残忍了,然而这毕竟是生活的一部分,为数不少的净光雀被捕杀后烤着吃了,但是更多的净光雀却能够飞向天空。

“小家伙,你这一回可是立了大功。”

陈非连忙从“空间烙印”中取出雀粮和清水,刚摆出来,呼啦一下子就被净光雀们给扑了个满身大雀,耳边更是啾啾啾吵个不停。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会儿连小啾都赶不走这些胆大包天的同族,包括它自己,清一色都是贪吃鬼,黑滴很。

用从中间剖开的管材放入雀食和清水,雀雀们这才终于放过这位鸟爹,将一排排投食槽给挤得满满当当,场面壮观。

雀群联手引发元素共鸣技也是体力活儿,这会儿早就饥肠辘辘,三千多只净光雀足以一口气干掉小两百斤雀粮,四天就能消耗掉至少一吨,这才只是一天喂四次,雀均20克的食量,实际饭量只多不少,每天同样也会拉出两百多公斤的雀粪,如果不能及时清理的话……连带紧挨在一起的舰桥恐怕都没办法待人了。

好在雀粪也是方舟计划的内循环重要资源之一,可以用于农业种植,同样有人负责搜集,不然就只能往外面扔,在同一个地方待久了,粪便堆积如山,难免会臭气熏天,陈非都无法想像那样的场面。

清理完轨道上的残骸,运输型飞舰开始进入翡翠星的大气层,返回地面。

陈非一点儿也没有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念头,除非他想要主动找死。

仅凭一己之力就想要干掉所有的生物太空母舰,要么是自己太飘了,忘记了究竟能吃几两干饭,要么就是“撒加利”文明太菜了,区区一蓝星小卒就能够将它们的高端战斗力打得满地找牙。

哪一种可能性才是对的,真相毋庸置疑。

这一次是靠着信息不对称的战术之利,恐怕下一次就没有这样的好运道,把对手当傻逼的,往往自己就是傻逼。

陈非智商在线,不想在这个时候逞英雄,等到硬实力攒足了再向“撒加利”们叫板,难道不香吗?

更何况身旁还有一位明明异能技很强,但是非常谨慎的S级空间系异能者,大概率会连人带飞舰,挟带着雀雀们一起乾坤大挪移,逃回蓝星。

“返回!”

赫塞曼·布朗话音落下,他与陈非还有三千余只净光雀一起回到了蓝星的巨型飞舰内。

翡翠星的运输型飞舰并没有被回收能量点,而是留在了那里,毕竟不论何时何地,运输能力永远都会有需求。

“啾!”

小啾牢牢占据着陈非的右肩,如果有其他的净光雀敢来抢占左肩或者头顶,立刻就会毫不迟疑的将对方赶走。

“啊诺!你们回来了!”

看到陈非二人从隔壁舱室进入舰桥,啾啾啾的嘈杂雀鸣闯入了三好学森的耳中,他一直拎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但是和尚已经快要装不下去了。

才那么一会儿功夫,指挥中心就发来通话,结果没找到人,只好各种编理由,神马跟雀雀们互动,培养感情,带着雀雀们去放风,和雀雀们一起去见女朋友,否则都不好解释连人带鸟都不知去向的缘由。

要是让蓝星主权们知道这三个家伙竟然在背地里偷偷开发翡翠星,还跟寄生种们的生物太空母舰做过了一场,绝对不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绝对会把各种手段使出来,把三人的利益掠夺的一干二净。

即使第一主权会顾忌点儿吃相,可是架不住其他主权只有更脏,没有最脏的下作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