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针法?

陈寿亭和楼千层紧盯着顾老。

“他用了三个方法,其中一个是回阳九针。”

顾老说道。

回阳九针??!

王书仁、陈寿亭、楼千层心头震动了一下,随即眉头全都皱了起来!

三人脑海中同时浮现《针灸聚英》中关于回阳九针的记载:

“哑门劳宫三阴交,涌泉太溪中脘接,环跳三里合谷并,此是回阳九针穴。”

回阳九针这九个穴位记载的清清楚楚。

他们知道,其他厉害的针灸师也都知道。

但是书上没有记载针法,根本不知道如何对这九个穴位进行补泄!

也就是自从明代名医高武总结这九个回阳救逆的穴位以来,从未在其他古籍中见过有人用这个针法。

更没听说谁会!

王书仁和陈寿亭不由把目光转向楼千层。

他是三人中研究针法的大家。

如果现代社会有谁能会失传的回阳九针,他最有可能!

“顾老,这个针法已经失传了吧?”

老者楼千层皱起眉头问道。

失传?你也不会?!

王书仁和陈寿亭目光一凝,迅速回向顾老。

楼千层也紧盯着顾老。

他确实不会,他也曾在自创的补泻针法的基础上还原过回阳九针。

但是根本还原不了!

就像无根之木一样,毫无头绪!

“失传了那就再现世就是了。”

顾老微笑说道:“总不能古人能总结出来回阳九针九个穴位,现代人总结不出来吧。”

“顾老。”

楼千层沉声道:“说句冒犯的话,这很难!”

“古代人用针的环境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正常情况下濒死的人直接会打120拉到医院急救,根本不给针灸师任何尝试急救的机会。”

“自然因为无从验证和总结哪些穴位,又配合哪些针法能急救!”

王树仁和陈寿亭闻言全都点点头。

是这个道理!

也是这个现实情况!

顾老想起当时陆毅给他续命前说的话,嘴角微微上翘,说道:“陆毅说他用这个方法救了十几个人。”

十几个人?!

楼千层、王树仁和陈寿亭全身一震,满眼不可置信。

楼千层断然道:“这不可能!”

陆毅才是一个学生!

怎么可能有急救十几个人的经验,更不可能所有病例都是用的回阳九针这么巧合!

一个针灸师,别说一辈子,两辈子都遇不到这么多危急情况!

“没什么不可能。”

这时,门外又传来一句话。

还有人来?

教室里的学生们闻言全都愣住了。

今天怎么回事?

一个大佬接着用一个大佬来。

这次来的又是谁?

众人立刻将视线投向门口。

王书仁、陈寿亭、楼千层和顾老也看向门口。

只见两个老者联袂走了进来。

一个面容庄严,眼睛深邃,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平和、宁静的气质。

一个满头黑发精神矍铄,目光中充满了温和和洞见。

看到两人。

整个教室刹那间变得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