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宫中被七彩的灯光点亮时,卫太傅悄悄地进了宫。

太傅府今日热闹异常。厚重的门槛差点被纷至沓来的人们踏平,家中的妾室们也是盛装打扮,要讨冷落了她们许久的太傅的欢心。

可是被一群娇俏迷人的解语花包围着,太傅却半点兴致都提不起来。

他少年得志,当年十八岁便高中状元,一举成名。如今算起来二十有八,整整十年为官,他一步步地站到了大魏的朝堂之上,与天子并驾齐驱,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羡慕不来的机遇,可是高处不胜寒,待到他站到了最高处时,会有什么样的人才配站在他的身边与之为伴呢?

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那张沉静明媚的小脸。不禁哑然失笑,任何人都可以,但是绝不会是他。

太傅不是不清楚:自己对小儿的那点子旖旎的想法,是端不到台面之上的,只能是闲暇之余,拿出来独自赏玩而已,更何况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倒是替他免了纠结思量的麻烦,如今虽然藩王之乱暂告一段落,但南疆蛮夷,北方的匈奴哪一个不是他更该操心的事情?不可认真,不可认真……

饮完了酒后,年少得志的太傅大人心中忽然又是一阵烦闷,便坐上马车,在京城里绕了几圈后吩咐入宫,悄悄地从宫中的偏门进来了。

因为那些贵人家眷们都去看头灯点亮,长廊里除了值守的太监寂静无人,太傅闲来无事,逐个去看那挂起的迷灯。

突然一盏迷灯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糊成猫头的一盏迷灯,他之前曾在皇帝的寝宫见过,那小儿别出心裁,非要以自己的爱猫绒球做模板,让手下的太监弄出这么个若猫似虎的拙劣玩意。

太傅走到近前,只见那迷灯上的字甚是清秀又透着十足的力道,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没想到那小废物的字居然不输修习几十年的书法大家,就是那落款的名字陌生些……想了想,就为那龙珠子的小气感到可笑。

再去看那上面题写的灯谜:“天地阻隔两茫茫,泪聚成光寄苍穹,闻声难觅身后影,火树银花一场空。”

谜底倒是不难猜,可是那每一句里背后的悲凉,居然又让卫冷侯想起那个算命先生之言。

他伸出长臂,摘下了那盏灯笼,提着让往前殿走去。还没行至殿前,就看到了那道明黄的身影上了殿旁的牌楼,孤零零地站在牌楼上,仰着那光洁的小脸,出神地看那伴着轰鸣巨响满天散开的烟花。

太傅轻轻地上了牌楼,挥臂让安巧儿等人退下,静静地站在了小皇帝的身后。

聂清麟却不知情,定定地看着那五彩多变的满天银花,叹息着说:“巧儿,为何这般美好,都是转瞬即逝呢?”

说着完了,却不见巧儿回答,她转过身来,才发现身后立着高大的身影,竟是太傅大人,顿时哂笑了一下:“太傅大人,您……怎么来了?”

天上的光亮,闪烁倒映在男人的脸上,让男人的五官愈加深邃,晃得看不清他那双凤眼里此时流动的光。

“微臣是来向皇上讨赏的。”说着他举了举手里的猫头迷灯。

聂清麟暗自叫苦,没想到妖蛟太傅大人会在这晚突然进宫,而且还找到了自己的迷灯,这真是找晦气的至高境界了。

孤家寡人穷皇上只能将小手交叉进自己的衣袖里,颇为无奈地笑道:“太傅大人府中应该是什么都不缺,不知太傅是想从朕这讨得什么?”

太傅没有回答,随着烟花的消散,脸上的阴影愈发浓重。

他突然伸手拉住了皇帝,一把将她扯进了牌楼的房间里,在一片再次升空的亮光里,狠狠地衔住了他渴望许久的柔嫩娇唇,将小儿的惊呼伴着蜜枣的香甜尽数吞下……

宫中的众人都沉浸在满天亮似星斗的喜悦里,未曾发现,就在不远处的阁楼上,一个颤抖的娇小身影被高大的男人牢牢地困在墙壁与胸膛之间,只能被动无助地接受着比火还炽热的唇舌的洗礼。

当着令人窒息的一吻终于结束后,聂清麟轻喘着听男人在自己的耳旁低沉地说道:“你不会是我转瞬即逝的烟火……”